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狂王系列三短篇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狂王系列三短篇
 《狂王之始                (1)  杰罗姆穿着一身沾满了汗臭味的亚麻布制作的短衫,拿着一个麻布袋子向着一间小木屋走去。这是一个普通的小村庄,村子不大,有二十余户人家和一家酒馆,连铁匠铺都没有。作为一个被征召的杂兵穷鬼,需要自备武器的杰罗姆只能拿着一根由削尖了的木棒制成的木矛作为武器,连一个由金属打造的尖头都没有,至于什幺头盔盾牌之类的装备更是想都别想。不过反正是来打劫一群手无寸铁的村民而已,好歹也能算是长柄武器的木矛还是能对付他们的。  杰罗姆一脚踹开大门,骂骂咧咧走进了木屋。带队的骑士老爷自然不会亲自下场来搜刮战利品,这时候正在跟他的骑士侍从们享受着胜利的果实呢,搜刮的差事自然落到了作为征召兵的杰罗姆等人身上。杰罗姆嘟囔着走进了木屋,这破村子里劫掠的战利品能自己最后能分到一双靴子恐怕就不错了。但是话说回来,别说那些贵族的城堡,富裕的城市,就算是那些贵族庄园也不是自己这十几号人能对付的。不过就在杰罗姆进入木屋,胡乱的将看到的一切塞进麻袋中时,他突然感受到什幺东西从天而降将自己击倒在地,随即脖子巨大的力量扭转了一下。感受着脖子被扭断带来的剧痛后,杰罗姆意识陷入了黑暗之中。                ————  「哇……」紫晴猛然喘了一口气,吃力地从泥泞的地面上爬了起来:「这是哪里……我不是已经被小学弟……难道又和三年前那样是一场梦?」但是紫晴随后看到自己身处一间破旧的木屋,不妙的是透过木屋残破的缝隙,还传来了明显是新鲜血液的味道。  「见鬼,这里究竟是哪里……」紫晴狠狠掐了一下人中,提了提神后看了一下自己。  和记忆中一样,依然是一副俏皮的夏日打扮。自己的上身还是那件比正常款的断了一大截的「缩水版」情趣水手服的上衣,由于白色布料仅仅能盖住小半个上身。除了乳房的下半部和下方的四根肋骨外,紫晴的上乳、腹部和最下方的胸骨都暴露无疑。下身蓝底白边的百褶裙百褶裙盖到了大腿中央,薄薄的白边黑丝过膝袜稍微有些紧,勾勒出一对纤细的双腿。紫晴娇嫩而又因为常年锻炼充满线条感的身体没有一丝赘肉,陡然收紧的纤腰上,六块腹肌映衬着清晰的马甲线配合着丰满而挺翘的双乳,充满青春活力,散发着JK气息。  「这不是我之前的衣服吗?难道小学弟把我' 处理' 后直接抛尸至此,而我又大难不死活过来了?」紫晴捋了捋梳成马尾的辫子,试图搞起现在的状况。  「真是的,小学弟居然这幺不负责……不过这套衣服只是给小学弟穿的,可不是这幺糟蹋的啊……」然而正当紫晴脑中闪现出这样的想法时,身上的衣服居然化为点点光辉散去了,露出了两个用医用硅胶固定住的肉色蕾丝胸贴和半透明的黑色蕾丝三角裤。  「诶诶诶……我的衣服!不要啊,我可不是天体爱好者啊!快回来。」吓了一跳的紫晴不由自主用左臂遮住胸口,右手遮住关键部位,嘀咕了一句。随着这句话,原本消失的衣物重新再身上凝聚而成。看着重新出现的衣物,紫晴长大了嘴,好奇地看着,随后试了试,不仅是外衣,就连乳贴和蕾丝小内内都能随着自己的意誌消失或重现,但却不能改成其他样子。  「好吧,好吧,穿成这样总比啥也没有好。」紫晴摇了摇头,决定不再考虑衣服的样式。看了看随自己心意消失或出现的衣物,紫晴嘟囔起樱桃小口:「嗯……我这算是有了超能力吗?」就在此时,紫晴感到空气中的血腥味更加浓厚了,被血腥味打断了思考的紫晴猫着腰蹑手蹑脚来到木墻的透过缝隙,观察着外面。顿时,紫晴被外面的惨状惊呆了,若不是凭着理智用左手死死捂住小嘴,充满恐惧的尖叫恐怕已经传出。  映入紫晴眼帘的是一个正在被劫掠的村庄。数十个被杀害的村民胡乱地堆在一起,只有几个年轻的女性村民还活着——作为被劫掠者们发泄的工具活着。十几个劫掠者正围坐在村子中央的篝火旁吃着饭,而他们吃的「饭」正是紫晴差点发出尖叫的理由——毫无疑问,他们吃的是从村民尸体上割下的肉。紫晴虽然对冰恋有不小的兴趣,之前还因此把自己的处女身和芳魂献给了小学弟,但她喜欢的冰恋绝不是像那些粗暴的残杀村民割肉烧烤的那群劫掠者那样。看着这个村子的惨状,紫晴就知道自己如果落入他们手中会有什幺下场。  「这是什幺鬼地方,难道我穿越了吗?」紫晴狠狠做了几个深呼吸,平複了一下心情后,再次通过缝隙观察了一下周围。这群劫掠者的头子看样子多半是那个正在村子中央啃着一个手臂的家伙——就这货穿着一身板甲,腰间还挎着一把剑。不过这套板甲并不能覆盖全身,所以在板甲内部还套了一身锁甲衣,差不多相当于地球西欧14世纪的锻造水平。这个劫掠者头子身边还有俩侍从,他俩穿着一身锁甲,上身还穿着由皮革包裹铁片制成的板甲衣,而作为武器的剑被随手扔在一边,跟着自家头子一起大吃大喝。不过其余的十几名劫掠者们都是清一色的亚麻布衣和木质长矛——连金属尖头都没有的那种。随后紫晴就发现其中一个负责搜刮战利品的劫掠者正朝着这间木屋走来。  突然出现在陌生环境,周围还发生着如此惨剧,强烈的恐惧涌上来紫晴的心头。不过紫晴还是狠狠咬了咬牙,强忍着用没有穿鞋子的小脚猛地发力一跃而起,细嫩却有力的双手趁势抓住房梁爬了上去。原本以为为了保持身材而经过良好的锻炼的身体似乎超常发挥,紫晴轻而易举爬上了房梁。很幸运,或许是那个劫掠者对之前的扫蕩很放心,又或者木屋时不时被风吹过的吱呀声掩盖了紫晴发出的声响,他并没有发觉这件木屋中多了个人。就在那个家伙大大咧咧一脚踹开方面,胡乱地将一切能看到的东西往麻袋里塞的时候,紫晴咬紧牙关对着那个劫掠者跳了下去。从天而降的沖击将那个忙着收集战利品的家伙击倒在地,趁此机会,紫晴学着小学弟之前在自己房间里那样双臂死死地扣住劫掠者的脖子,猛地一发力。还算顺利,不知是不是因为在恐惧中的爆发,紫晴很顺利地将劫掠者的头颅扭转了整整180 度。  看着眼前的尸体,紫晴干呕了几下,第一次亲手杀人的感觉一点也不好。不过稍稍恢複了片刻后,紫晴看了看周围,挥手取消了身上的衣物后,强忍着恶心撕下一条亚麻布,将自己那对还算挺拔的玉兔缠起来压平后,脱下了劫掠者的衣服穿了上去,并顺手从地面挖出一些泥土涂在脸上,将一张原本魅力四射的脸蛋弄得脏兮兮后,捡起了地上的木矛,还顺手拿了个木质锅盖暂时充当一个「小圆盾」后,将麻袋背在身上伪装成劫掠者的一员走出了木屋。                  ————  雷格抓着一只膀子坐在地上啃着。作为一个男爵的小儿子,自己没有继承权,成人后被授予了个所谓的骑士头衔后给了把剑就被赶出家门自生自灭了。至于盔甲?想什幺呢,一套盔甲的价值差不多相当于一个小农场了。被赶出家门的雷格为了生存组建了个所谓的「佣兵团」混口饭吃,没想到居然有大人物看上了自己这点身家,不但赏了一整套板甲给自己当做定金,还通过什幺的魔法强化了自己和所有手下,使得现在自己的实力也算是个名副其实的骑士了,那些用来充数的「佣兵」也可堪一战。交代的任务也不难,无非是在这些防守空虚的村庄制造杀戮就行了。雷格早已丧失殆尽的良心没有一丝反抗,欣然犯下了这些滔天罪孽。就是……时不时好饿啊……  雷格揉了揉肚子,又把手上烧的半生不熟的膀子狠狠啃了一口后,瞟了一眼一个侍从。那个侍从抓着一个大腿疯狂地啃了几口后,惬意的伸了个懒腰。突然一根木矛飞过,準确的刺入了他的口中,一击毙命。另一个侍从吓了一跳,刚準备去抓剑,一道身影扑了过来,迅速用匕首刺穿了他的喉咙,并捡起了地上的剑。趁着机会雷格已经抓起了剑站了起来并戴上了头盔,开始观察这个不速之客。  虽然这家伙做了一些伪装,但应该是个贵族出身的人。手上没有常年握剑留下的茧子,虽然抹了泥,但还是能看出是个细皮嫩肉的娘娘腔,肯定是个没怎幺好好受过军事训练的纨绔。不过投掷标枪的能力不错,平时应该经常玩这个游戏。雷格看着眼前的身影判断——不过是个看骑士小说中毒的家伙,想要学着小说里的家伙行侠仗义的吃饱了没事干的蠢货。居然遵守所谓的骑士精神只偷袭自己的侍从,而不是先偷袭自己。以这个家伙的投掷能力来看,如果他第一时间偷袭自己,自己绝无生还可能。  没有受过专业的军事训练,还没有任何护具,面对全身板甲的自己根本没有胜算。真是个迂腐的无聊贵族。雷格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拉下了头盔的面甲。对于雷格而言,根本不会因为「侍从」的死而伤心。只要那位大人在,这种炮灰并不难训练。面对眼前那个骑士小说中毒的家伙,雷格非常有信心。这个家伙多半和自己一样是某个没有继承权被赶出家门的贵族小儿子或者私生子啥的,所以没有侍从在身边。就让自己这个「前辈」好好教育一下他吧,当然,作为法外之徒的自己肯定不会遵守什幺贵族法则刻意留手不杀来换取赎金——那位大人的命令很清楚,不留任何活口。何况就算对面敢给自己也不敢要啊。                  ————  或许是这些家伙全懂沈浸在劫掠后的「狂欢」了,在那一身伪装下,紫晴顺利地靠近一个个劫掠者,扭断了他们的脖子。在这个过程中,紫晴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快速适应了这个潜入行动。克服了内心的恐惧后,从未经过专业军事训练的紫晴迅速进入状态,一些以前从未接触过的战术动作莫名浮现于脑海之中。回过神的时候,处理那个劫掠者的头子和他的两个「侍从」外,其他所有的劫掠者都已经被紫晴成功暗杀了!在此期间紫晴还从一个劫掠者手上缴获了一把匕首。  紫晴悄悄打量着广场上沈迷于「吃肉」的三个「精英怪」。「一个板甲骑士,不过并不是全身密封的板甲,腿部的护甲只有前半部分。不过上半身的板甲虽然有缝隙,但这家伙里面还穿了一层锁甲,用匕首可不好对付,最好趁着他们还在吃饭时一击必杀。另外两个骑士侍从倒是能解决,不过还是别太冒险的好。」紫晴看了看周围,广场上并没有什幺掩体,想要溜到他们身边暗杀是多半不可能的了,看来得要先投掷木矛解决掉那个骑士,这货吃饭时没有带着头盔,如果用木矛直接命中要害还是能解决的。然后趁着另外两个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干掉另一个,再捡起地上的剑解决掉最后一个。  紫晴制定好了计划,深吸了一口气,抓着木矛瞄準了那个劫掠者头子深深吸了一口气,扔了出去,随即抓起匕首向着一个侍从沖了过去。  木矛化作一支锐利的箭射向的劫掠者首领……旁边的一个侍从,一击毙命。紫晴暗骂一声,虽然身体中传来了一些「战斗经验」,但还是缺少实践啊。不过不管怎幺说还是解决了一个,但在紫晴一匕首干掉了另一个侍从并捡起地上的剑时,那个劫掠者头子已经拿起武器站了起来并带好了头盔拉下了面甲。那家伙拉下面甲前的嘲笑刺痛着紫晴的神经。  「真倒霉,这个家伙肯定发觉我刚刚的投掷是瞎猫碰死耗子。但现在也只能拼一下了……」紫晴打量着已经全副武装的雷格,试图寻找破绽。雷格却根本不想对峙,直接大喝一声,双手举起剑狠狠劈下。  「这把剑估计没法刺穿敌人的板甲,更别说用砍。面对这个敌人,盾击效果比用剑好……」紫晴脑海中传来了这样的知识,面对雷格的当面一剑,紫晴右手挑起捡到的剑将其拨开,雷格双手握住的剑在紫晴的一击之下居然产生了偏移。紫晴顺势跳起挥舞着左臂用「小圆盾」对着雷格的脑袋来了一击。  雷格被紫晴用锅盖一发盾击糊了一脸,虽然有着面甲的防御,却也感到眼冒金星。不过雷格好歹也收到过专业的训练,纵使头昏眼花也一声不吭侧开身子抡起剑向着还在半空中的紫晴双腿砍去。半空中的紫晴见势利用学习舞蹈时练出的柔韧性在空中转过身子,对着雷格的一脚踢去。雷格被踢了一个踉跄,原本準备攻击腿部的一击被紫晴侧身用左臂「小圆盾」挡住了。然而这个「小圆盾」终归只是个锅盖,雷格的一击虽然没能对紫晴的躯体造成伤害,却也将紫晴左臂上的小圆盾劈成两半。  紫晴晃了晃微微发麻的膀子,随后左手掏出匕首,开始围着雷格转着,试图寻找破绽。「在决斗中,匕首的防御能力不如盾牌,但聊胜于无……」没接触过的知识不知何时再次出现在脑海中。  雷格再次举剑刺向紫晴,但紫晴早有防备,轻松用匕首拨开迎面刺来的攻击后,主手刺向雷格的喉咙。不过可惜的是虽然紫晴準确的刺中了雷格头盔和胸甲间的缝隙,但紫晴手中的剑并没能刺穿雷格脖子处的锁甲,那把剑甚至还有些卷刃了。雷格虽然被这一击打的犯恶心,但终归没能造成致命伤害。  紫晴不由得暗骂一声雷格的好运气,不过也没多加抱怨。「剑的质量不足以破开敌人咽喉处的锁甲,或许可以用匕首试试……」紫晴趁着雷格犯恶心的机会向前大跨一步,迅速缩短与雷格间的距离。雷格试图再次挥剑,却被紫晴用剑挡开。此时屡屡受击的雷格身法已乱,两人距离已经非常近,紫晴趁着雷格来不及再次挥剑的时机前跨跃起,匕首对着雷格咽喉刺去。匕首成功的命中了目标,雷格面甲下狠狠吐出了一口汙物,但可惜这把匕首的质量也不怎幺样,没能刺穿目标。紫晴只能再次用剑对着雷格腿部没有护甲的部位砍去,不过雷格虽然因为两次对着咽喉的打击而深感不适,但还是及时转动腿部位置,用护甲挡住了这一次攻击。雷格没有受到伤害,但是紫晴手中的剑砍在护甲的位置却因此卷刃了。趁此机会雷格松开持剑的右手,对着紫晴的肚子一拳打出。战斗经验有限的紫晴没能想到这一击,被这一个老拳狠狠命中,紫晴吃痛之下不得不退开几步,与雷格重新拉开了距离。  两次致命打击都因为对手的护甲没能达到预计效果,肚子上还挨了对手一拳,紫晴感觉身体有些虚无了。  「无法破甲的情况下,钝器可以对目标造成更大伤害,现在可以用剑柄护手来临时代替一下了……」新的知识再次涌入紫晴的脑海。紫晴收起了匕首并调转了剑身,左手握紧剑尖,右手紧握剑身,将手中的剑倒着拿起,并与手指关节处流出微微一丝缝隙。「只要握的够紧,剑身并不会割伤手……」。  雷格将扶了扶头盔,从暂时的眩晕中恢複过来。看着倒持剑身的紫晴,被面甲遮住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呵呵,剑柄确实可以充当钝器,不过你也不怕割伤自己的小手。」雷格再一次双手将剑举过头顶,对着紫晴狠狠劈下。紫晴看準机会侧身闪过抡起剑对着雷格的头部狠狠砸去。  巨大的力量直接将雷格的头盔都砸出了一个小凹陷,雷格顿时感到一阵昏厥。但他还是强忍着抓着双手剑向着紫晴刺去。紫晴挥舞着剑,用双手之间的部分拨开了这一次攻击,顺势再一次用护手砸在了雷格头上,将他砸了个踉跄。  被接连几次攻击到头部,雷格恼怒的大吼一声,不再将剑举过头顶,而是自下而上向着紫晴抡去。紫晴瞇起眼睛对着雷格持剑的右手砸去,雷格吃痛之下松开了右手。虽然因为左手依然抓着剑而没有失去武器,但也已经空门大开。紫晴趁势对着雷格撞了过去,将雷格撞到在地。看着已经跌到的雷格,紫晴对着雷格的头部再次狠狠的砸了几下,随后将手中因为数次打击从而已经有些变形的剑扔到一边,一脚踢开了雷格的面甲,右手拔出匕首对着眼睛刺了下去,并在刺入的同时将匕首转了90度。  看着眼前失去了气息的敌人,突然间,穿越到陌生领域的茫然,目睹残酷暴行的恐惧,连番大战的疲惫纷纷涌上了心头。紫晴只觉得眼前一黑,昏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朦胧中紫晴感到有人靠近了自己,检查了一下。  「康诺特队长,这个小姑娘还活着!」「太好了,总算还有活人……哇,看着痕迹这小姑娘干掉了不少人渣啊!」紫晴感受到自己被一双有力的手轻轻用公主抱将紫晴抱了起来。  「咱们赶快把她送到修道院去,希望伊斯贝尔嬷嬷能把她救回来。」                  ————  黑暗……紫晴感到无尽的黑暗淹没了自己。紫晴想要吶喊,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突然间,紫晴感受到了一丝剧痛从双脚脚心穿来,随后从那股剧痛从脚开始向着四肢、背部出发,在紫晴身后灵活游走。那痛感从肩膀到腰、又从腰两侧往上来到腋下,指尖似乎能碰到紫晴的胸部边缘,但那边缘好像被封了禁制似的,没有越雷池一步。  很快,紫晴感到浑身又酸又痛,骨头跟散架似的。但被黑暗淹没吞噬的感觉已蕩然无存。  不知何时,薰衣草的味道传到紫晴的鼻子里,紫晴感觉自己仿佛被带入一片郁郁森林,周围尽是大自然的清凉气息。紫晴感受到几滴冰凉的液体滴在身上,一双略显粗糙但非常有力的手移到脖子边在周围涂抹,随后慢慢移动到胳膊、下腋,一次一个来回。  那双手坚实有力,但手法很轻,不知不觉紫晴背部已经湿滑一片,酸疼酥痛的舒服渐渐被如同按摩一般的舒适感所取代,神经也完全扩展。过了一会儿,滴在身体上的液体开始散热。一丝丝热量渗入紫晴的皮肤,驱散了所剩无几的黑暗。又是几滴液体涂上了臀部,随后那双手开始按推,接着把油再完完整整抹遍整个背面。这一次的动作流畅很多,感觉也越发完整,配合那神秘液体散发着的热量,紫晴浑身放松,感觉就像身处一个一个温暖的浴池。紫晴想要发出舒适的呻吟,却发现还是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那双手回到了紫晴的脚上,按摩着玉足和脚趾,然后一点点向上推,推到大腿根部再往下,周而複始。毫无预警,那双手忽然伸入了紫晴的大腿内侧,分开了双腿,在大腿处从外侧开始,来来回回往内侧推移,却又在到达阴部前撤了回去。猛然间那双手离开了大腿回到了紫晴的背部,紫晴感受到那双手加快了速度在背部划着圈,接着两只手在肋部上下游摆,一圈一圈向着身下移动,慢慢开始抚揉着那对玉兔。紫晴原本已经空虚的心灵逐渐开始被快感所淹没,随后紫晴感觉那双手马上就碰到小樱桃的时候却又嘎然而止。  就在紫晴突然陷入茫然的时候,那双手的胳膊突然一使劲儿,紫晴整个人被翻了个身,从趴卧变成了仰卧。那双手从紫晴的脖子开始缓缓下滑,一寸寸仔细抚摸。接着,紫晴感受到有人上了床,跨坐在自己的身上,不过那人的体重量都在他自己的膝盖和小腿上,只有下身若即若离挨着紫晴的胯部。那一瞬间,紫晴只感受到无边的销魂。  又是几滴液体滴在了紫晴的玉兔上,那双粗糙却温热的双手,提胸、绕圈、摁压、展开。没一会儿,手指捏住紫晴的两颗樱桃。很快紫晴感受到两颗樱桃已经充血挺立,恐怕颜色变得越加粉红。紫晴无声地喘息着,一阵又一阵的强烈刺激让紫晴不停抖动,浑身痒得像羽毛在搔挠身体最敏感的位置。紫晴的下身在这些刺激下开始湿润,点点滴滴滑到腿上。  那双手松开了紫晴的小樱桃后,轻轻抱住紫晴的双腿分开。紫晴感受到那个人将紫晴撇开的双腿架在他的大腿上。几滴液体淋上紫晴的小腹,没一会儿腹部就变的热乎乎的。那双手先按过紫晴的膝盖,接着顺着大腿上移到紫晴的阴部。那双手发力佮到好处,手指柔中带刚,按得紫晴有点飘飘然的感觉。当那双手来到紫晴的阴部时,没有立刻分开花瓣,只是在外围仔细摸一遍,随后大腿内侧最上面的位置旋转,同时不断用拇指在紫晴两片花瓣上滑过。随着手腕的抖动,紫晴浑身发酥,头脑里只剩下一片空白,不知不觉中,蜜汁缓缓流了出来。紫晴几乎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带上了一次高潮。  混沌中,紫晴感受到压力随着蜜汁流出了体外,那个人也缓缓下了床。一股倦意瞬间笼罩着紫晴,将她带入梦乡,但这一次只是梦乡,不会被黑暗吞噬。  「嬷嬷,那个小姑娘怎幺样了?」「放心吧,康诺特队长。老身已经用圣油把那个孩子从里到外好好治疗了一遍,睡一觉就不会有什幺事了。」「真是太好了,嬷嬷。说实话,我真不敢去想那些人渣对这个小姑娘做了什幺。」「真是一群人渣,手腕处被坚硬的刑具拘束过,脖子上有勒痕以及巨力扭曲造成的伤害……事实上脖子受到那样的伤害后这个小姑娘居然还能活着撑到这里真是个奇迹。应该是那群人渣把这孩子反绑后用窒息来折磨她。」「该死的……」「刚刚老身给这孩子治疗时发现她前不久应该还是处女,但送来时不论下体还是后庭,甚至嘴部都有被撑开的痕迹……你明白老身的意思吧。」砰地一声撞击后,传来了新的话语「我们通过战斗痕迹发现这个小姑娘干掉了好几个人渣,包括雷格那个食人畜生。这一定是报複……只不过那群混蛋没想到她还活着就离开了……」「可怜的孩子,让她在老身这里好好修养吧……让那群人渣付出代价。」「当然,我从一个码头工人变成现在的民兵队长,为的不就是那群人渣吗!我妻子的血债还要他们还呢。不过尼西亚那个臭小子就拜托嬷嬷照顾了。」(地狱里的雷格等一众劫掠者:我不是,我没有,这不是我的锅啊!)